MT4软件

spreadcompanylimited

spread company limited


一个例子。


   海龟交易法则未能按照 规则规定的速度 进仓(每半N个单位进仓1个单位)。


  虽然这可能看起来 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方法,但实际情况 可能是,对于Turtles所使用的进场 系统类型,缓慢地加仓可能会增加 回调 触及退出 止损的机会--导致损失--而更快的方法可能会让仓位在不触及止损的情况下度过回调。


  在某些市场条件下,这种微妙的变化会对系统的盈利能力产生重大影响。


  为了建立信心水平,你将需要遵循交易系统的规则,无论是海龟系统,类似的 东西,还是完全不同的系统,你必须亲自使用历史交易数据进行研究。


  从别人那里听说一个系统有效是不够的,阅读别人进行的研究总结结果是不够的。


  你必须亲自去做。


    影子银行疫情“岌岌可危”  疫情 恶化印度银行业深陷坏账危机的同时,当地影子银行同样遭遇“灭顶之灾”。


    “如今我们 现金贷业务坏账率按月增加3-4个百分点,根本不指望能收回本金利息。


  ”一位在印度从事现金贷业务的 中国 金融科技平台驻印度负责人 王强(化名)向记者坦言。


  由于疫情持续恶化,过去两周众多印度借款人要求延期 还款,导致整个机构资金“只出不进”,濒临关门边缘。


    他承认,目前他所在的中国金融科技平台对进军印度市场感到极其懊悔。


  但在4年前,他们则对这个充满机遇的国度抱有极高的期望值——印度影子银行产业相当发达,无形间赋予现金贷等业务巨大的发展空间。


    印度影子银行的发达,与当地相对较低的城镇化率紧密相关。


  在印度逾60万个乡村里,只有5%被商业银行分支机构覆盖。


  印度逾9000个乡村家庭里,逾50%没有办理信贷业务的渠道。


  这催生出印度极其繁荣的影子银行产业——在众多乡村,家庭都是通过各类民间借贷机构获取贷款资金,其中不少民间借贷机构未必获得相关小额信贷牌照。


    “为了控制风险,我们找了当地人注册公司,并参股了一家持有NBFC-ICC(投资信贷公司)牌照的当地金融机构,专注向即将毕业的印度 大学生提供短期现金贷产品。


  ”王强告诉记者。


  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目前比较缺钱,但工作后收入会增长,有足够能力偿付贷款利息。


  而且印度大学生比较看重自己的信用记录,只要催款公司一打催收电话,他们都会快速还款。


    他坦言,在2020年疫情暴发前,这款现金贷产品帮他们赚了不少钱。


  但随着疫情暴发,赚钱时代也随之一去不复返——一方面印度政府一再延长借款人还款期限,令越来越多借款人干脆“坐等”政府继续延长还款期限,相应还款意愿越来越弱,另一方面疫情导致众多大学生失去工作,出现集体性逾期。


    去年9月,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发布报告称,去年5月-8月期间,印度白领工作人数降至1220万,比上年同比减少660万人。


    “如今疫情持续恶化导致还款状况更加糟糕。


  ”王强感慨说。


  4月以来他每天都会接到不少大学生与白领的求助电话——由于工作收入积蓄已消耗殆尽,能否将还款期限再延长6个月-12个月。


    更令他伤脑筋的是,随着疫情持续恶化,印度相关部门对现金贷催收的打击却日益严格——为了社会稳定,印度警方一接到民众的暴力催收投诉,就会先冻结金融科技公司银行账户,甚至将相关工作人员关押审问,再慢慢核实是否存在暴力催收行为。


    “这背后,是印度影子银行诸多不规范操作正在自食恶果。


  ”多位曾在印度拓展现金贷业务的国内金融科技平台人士向记者分析说。


  以往,印度众多从事现金贷的金融科技平台对借款产品利率与期限没有做出明确与细化的规定,导致民众还款纠纷不断,如今在疫情恶化期间,这些不规范操作恰恰成为相关部门严打以稳定民心的重要对象。


   美国新增 病例数继续下降,周日录得16857 例新病例,为2020年3月以来最低,不过周日通常都是一周中数值最低的一天。


   疫苗接种速度比一个月前下降三分之一以上,现在每天保持在200万剂左右。


  对 拜登来说,疫苗 出口一直是个棘手问题。


  他曾试重新树立美国在国际舞台的领导形象,但同时也在疫情应对过程中沿用很多 特朗普时期的 美国优先做法。


  欧盟和印度都是将疫苗出口与国内分配同时进行,美国则是 几个月来一直限制所供应的市场,实际上阻止了早期出口。


  特朗普和拜登动用战时权力,让 美国工厂优先履行他们的订单,这些命令还包括限制政府向海外分享疫苗的合同条款。


    通胀源头:拜登的 高压 经济学  想讲的通胀主要是美国高压经济学带来的通胀压力。


    我们去年底撰写了很多研究,在分析全球通胀卷土重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认为拜登班底会打造高压经济学,高压经济学的目标不仅仅是追求GDP的增长速度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而是要部分实现 收入分配的公平化,来实现中低收入群体,经常说到的工人阶层的最大化就业,目前白宫班底可以主动寻求经济增速的超调,不达目的不松油门,所以现在刺激政策显然是 朝量的。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刺激政策朝量,但是劳动生产率的上升没有赶上,它的负作用就是通货膨胀。


  美国经济如果出现过热的情形,核心通胀PCE可能会继续上探到2.5%以上。


    后面我觉得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过去 30年抑制美国通胀的几个结构性的因素现在都出现了逆转,就是贸易 全球化,还有科技 平台化,还有收入分配越来越倾向于 企业,企业巨人。


  这些其实都使得通胀起不来,受到了约束。


  全球过去20年是纵容和鼓励平台企业,互联网企业发展的,确实在初期他们也提升了效率,抑制了价格,最后收入分配上过去30年自从里根政府以来实施了小政府去监管低税率,拥抱全球化的策略,导致了收入分配对劳动者不利,对企业和资本家比较有利,通胀也起不来,但是副作用是贫富差距拉大。


    所以30年过去了,由于贫富差距到了今天的水平,各国对于贸易全球化,科技平台化和收入分配企业化都在反思,拜登的高压经济学里面代表了对过去30年政策的纠偏,希望通过加强对中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通过大规模的基建和其他刺激溢出效应实现中低收入群体的全民就业,甚至给企业加税,起到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


  
本文为 外汇交易吧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51
0
MT4软件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