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4软件

danweiskopf

dan weiskopf


苏伊士运河 受堵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集装箱的供应紧张压力。


  由于 全球载运集装箱的货船需求暴增,连散货船也开始 供不应求


  除了装载大量消费品的集装箱,不少空集装箱也 被堵在了那里。


  在全球 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大量搁置, 或将加重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同时给海运运力带来极大挑战。


  全球供应链在 新冠疫情冲击下已经比较脆弱,复苏也面临瓶颈,此次苏伊士运河堵塞让全球供应链问题更加凸显。


  报告显示,苏伊士运河每中断一周,全球贸易增长就可能减少0.2个至0.4个百分点。


  也许从长期来看,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事件,会是全球供应链的转折点。


  作为“数字 黄金的看涨期权”,它的定价之高,仿佛它就是“ 数字黄金”本身。


  我不认为短期内中央银行会购入 比特币,所以它并不能成为央行储备金的 替代品


  并且,它也不能像真正的黄金那样 代表永恒,或被制成装饰品。


  即使比特币成为黄金的数字替代品,它也只能满足个人类似囤积黄金的需求。


  比特币和黄金的 特性不同,比如,比特币 波动性更大、与实际 利率和美元价值并无紧密的 负相关关系。


  实际上,推特上的比特币交易似乎更火爆,不管是 来自于 埃隆·马斯克(ElonMusk)的,还是来自为Coinbase公司IPO估值的网友。


   中国的通胀风险更多是 结构性的,同时全球所谓的通胀风险,其实是 美国的通胀而非中国  当前中国的通胀更多只是结构性的,PPI确实因为上游工业品价格的上涨而出现超预期的上升,3月中美两国PPI都超预期。


  但相比于美国CPI也在同步攀升而言,中国CPI则比较稳定。


  我们此前多次分析过,今年中国和美国CPI会呈现背离走势,因为支撑美国CPI高企的两个因素,货币超发和货币周转提速,并不适用于中国。


  由于中国这次M2和社融增速相比于次贷危机,升高幅度较为有限,且升幅大幅低于美国,意味着中国的货币超发并不严重,面临的通胀压力也低于美国。


   3月份中国的CPI只有0.4%,虽然有一部分是石油等工业品价格同比 回升带来的,但食品价格随着猪肉价格的 回落,同比已经转负,而且核心CPI也只有0.3%),依然是历史上非常低的水平。


  PPI和CPI的裂口回升到历史高位,意味着通胀是结构性的,上游行业比较明显,但下游行业不明显。


  历史上来看,这种结构分化的通胀,最终是下游需求减弱拉低上游价格,而不是上游价格传导到下游通胀。


  比如,前两次PPI和CPI剪刀差上升到6%附近之后,两者差额会开始缩小,PPI也会随之回落。


  如果CPI保持低位,只有PPI同比升高, 货币政策也不会针对结构性的通胀来 收紧整体流动性。


    即便是要收紧流动性控通胀,从根源上讲,应该控的是美国的流动性,而非中国。


  随着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资金陆续落地,美元流动性进一步释放,对应我们也看到4月美债利率回落、美元回落、股市和商品等风险资产再度走强。


  所以想要控制住通胀风险的抬升,更多还是在于美国紧不紧,而非中国紧不紧。


  如果问题的根源不在中国,即便是中国央行收紧了货币政策,也未必能治本。


   那么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我们认为概率不低,路径调整上大概率是先控量、后抬价。


  随着美国经济回升加速,美国通胀已经起来,包括PPI和CPI都在加速上升。


  美国3月份PPI同比超市场预期,3月份CPI也已经上升到2.6%水平。


  如果从环比的角度来看,美国3月份CPI和核心CPI的环比都属于历史上单月比较高的水平(图25),显示通胀的上升不仅仅是基数效应,而是环比也开始加速上升。


  目前美国疫苗接种速度是领先于大部分发达经济体的,我们预计到今年秋季,美国就有望在疫苗接种层面实现群体免疫。


  按照这种速度,美国二三季度经济的回升还会加速,不仅是CPI会明显高于正常的通胀水平,即使是核心CPI也会明显高于2%的门槛。


  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美联储考虑逐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包括缩减QE规模以及未来加息节奏提前。


  如果美联储政策基调从偏松向适度收紧转变,那么美国国债利率还会进一步上升,美元也会再度走强, 风险偏好也会随之回落。


  尤其是美股层面,一方面近期美股已再创新高,另一方面,鲍威尔最新议息会议后也曾提及,股市某些方面存在泡沫。


    如果从风险偏好角度分析,今年2、3月份海外利率上行时,其实就造就了一轮风险偏好的回落,4月份以来随着美债利率回落、美元重新走弱,风险偏好重新回升,也造成了最近工业品和农产品(5.520,-0.05,-0.90%)价格的上涨,而新一轮的商品价格上涨,又再度更猛的推升了通胀预期和实际可能出来的通胀水平。


  顺着这个逻辑看,5月可能重新回到2、3月的状态,暨市场再次开始担心通胀风险、担心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以应对。


  4月30日,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提及现在开始讨论调整QE购买速度是适应的,其正在关注美国市场所出现的过度投资和失衡问题。


  可见市场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360万人出生!美国 2020年 新生儿数量为41年来最少  美国 疾病控制和预防 中心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全美有360万人出生,低于2019年的374万人,同比 下降4%,这是美国出生人数连续第六年下降,也是自1979年以来新生儿数量最少的一年。


    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的一般 生育率同比下降4%,一般 生育率指每1000名15岁至44岁育龄 女性对应的活产婴儿数。


  此次的数据显示,每一千名15至44岁的育龄女性生育数量为55.8个子女。


    自2014年以来,美国一般生育率以年均2%的速度连续下降。


  生育率下降的趋势在年轻女性中更为明显。


  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20岁至24岁女性的生育率下降了6%,25岁至29岁女性的生育率下降了4%,均创历史新低。


   报告还指出,美国目前处于生育更替水平以下,这意味着每天死亡的人数比出生的人数多。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统计数据,自2007年以来美国持续处于生育更替水平以下。


   专家:失业率上升与 出生率下降存在关联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指出,有专家表示,出生率下降可能意味着被统计的人口中,不少人缺乏住房和食品等重要资源,失业率上升与出生率下降之间也存在关联。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网站援引马里兰大学社会学家菲尔·科恩的话说,根据历史数据,预计2021年美国的出生率也将大幅下降。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2020年12月预测,2021年美国的新生儿数量将减少约30万,美国将出现大规模且持久的生育萧条。


  
本文为 外汇交易吧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53
0
MT4软件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